5年去产能目标2年即完成,煤炭行业: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ms577名仕亚洲娱乐城

2018-06-22 23:40:36

客观上来说,推行了近两年的煤炭“去产能”确实取得了很大的成就。但煤炭“去产能”过程中出现的问题,也不能视而不见。最大的问题,就是去产能速度过快!

 

“去产能”动作幅度过大、速度过快,主要体现在三方面:

首先,结果地方政府层层加码,打乱了“去产能”的节奏。

“去产能”指标下达到地方后,地方政府官员将其视作了一个体现执政能力的指标,因此,各地“去产能”特别积极,一些地区提出了“五年任务三年完成”或“五年任务两年完成”的口号。

其实,中央政府在制定煤炭“去产能”规划时,是考虑了未来市场供需情况的,但地方政府在“去产能”过程中也没有考虑本地区煤炭供需平衡的时段性、区域性问题,导致的结果是2017年局部地区出现了缺煤现象,全国层面的煤炭供需也是偏紧的。

其次,部分地区的煤矿关停太过仓促。

为了应付中央政府督导组的检查,一些地区的煤矿力求尽快完成退出任务,在关闭过程中没来得及完全拆除设备,井下设备也没有完全撤出。这一方面造成了资源的浪费,另一方面也增加了退出煤矿的安全风险。此外,退出煤矿的资产和债务处置也有待进一步完善。

在部分地区,即便是相对先进的煤矿也被列入了“去产能”的范围。原因在于,中央政府不仅给地方下达了“去产能”任务,也给中央企业下达了任务,二者同时推进。在某一地区属于先进产能的煤矿,在产业范围跨越多个地区的中央企业内部看来就有可能属于落后产能,因此也要关闭。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一因素加剧了落后产能集中地区在“去产能”之后的煤炭短缺问题。

第三,职工安置水平比较低。

由于退出煤矿拿到了财政奖补资金或者产能置换指标交易带来的资金,本轮“去产能”过程对煤矿员工进行了比较好的安置,但不可否认,总体安置质量是比较低的,大都为企业内部转岗,或者安排到一些公益性岗位,企业真正开展提高职工技能的培训项目还比较少。

 

在12月底的全国能源工作会议上,煤炭去产能再次被列入2018年的重要工作中。与2017年“坚持不移地抓好去产能”相比,2018年的表述更为明确——“坚决夺取煤炭去产能任务决定性胜利”。

下一步,中央政府更应该诉诸于长效机制与长效政策,政策重点应该是在前期“去产能”经验的基础上设框划线,而不是像针对每一个新出现的问题出台具体的政策,后出台的政策总在为先出台的政策打补丁,疲于应付,也使得有关地区和企业在执行政策的过程中徒增了许多困惑。

 

 

 

具体而言,两方面工作非常重要:

其一,“去产能”不再是针对每一个地区下任务,而是全国一盘棋,根据经济发展情况、全国产业布局、其他能源开发情况等各种外部条件,预判未来一段时期的国内煤炭需求;

其二,对全国所有煤矿进行全生命周期监控,严格限制超能力生产,准确把握每一座煤矿的枯竭退出时间。

做好了这两条,才有可能做到有序“去产能”和新旧产能接续,从容地调度煤炭产能来满足市场需求。

投稿信箱:    请赐稿件